@萌铁蛋MnFeN


好基友前几天给我讲了个故事。


他选了生物实验课,某节课和一个学姐同组做PCR实验。这个实验需要从口腔上皮擦取少量细胞,并对其中的微量DNA大幅复制扩增,并检测是否有Y染色体。


他说,这个学姐从擦取细胞开始就开始莫名的紧张,最后检出没有Y染色体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


我:……⊙▽⊙



 @天才 


我大学学生物工程,毕业论文是关于“猪血红蛋白粉”的,具体名称早忘了,实验的步骤也忘了,差不多就是新鲜的猪血,高速离心机破碎细胞,低温沉淀,过滤,等等……


然后有一次,放在冷藏室的已经破碎过的猪血,一股浓浓的....语文太差,形容不出来的味道。。。


猪血是用胶桶装的。。。冷藏了半个多月。。。大约有大半桶。。。。我用力一提。。。。


特么的桶破了!!!桶的底穿了!!!大半桶分离过的猪血啊!!!充满让人死亡的味道的猪血!!!全部洒我腿上!!!衣服上!!!脸上!!!眼镜上!!!不想活了!!!


那是5月中旬的初夏,但是天气已经热成狗了!!!


我赶紧半跑半走的回宿舍,大汗淋漓!!!神情紧张!!眼神飘忽!!!我只是想快点回去,只是还在恶心刚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回宿舍需要经过学校好几栋教学楼,呵呵!!!那会正是下午上课的时候!!!


一路上,我看见我的学弟学妹们,全都用异样、恐惧、害怕的眼神看着我!!!学妹躲到学弟身后,学弟也躲在学弟身后!!!反正都离我远远的!


不就是全身都是血么!!不就是看起来有点紧张么!!!不就是边走边跑么!!!天地良心,我们学校每学期死的同学都和我没一毛钱关系!!!
回宿舍的路有点长,快到楼下的报亭了!!!渴了!!


呵呵呵呵!!阿姨,来瓶矿泉水!!!
阿姨一惊,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小小小小伙子,你你你你要干干什么??”
阿姨,我只是想要瓶矿泉水。
“你你你自己拿吧,同学,上学学不容易,有有什什么矛盾都能解决的的啊”
啊?阿姨?你说什么啊?来,给你钱。。。
“你你走吧”阿姨越说越往后退。。。
一脸懵逼的我流着血流着汗喘着气。。。恍然大悟。。。
阿姨,我不是杀人了,是猪血啊,做实验的猪血。。
“嗯,你你赶紧走,走吧”


回到宿舍,一开门很蛋疼地大声吼了句,卧槽!!!
室友全都站起来拿着板凳抵在胸前!!!!
特么的,劳资真的是做实验洒了一身猪血而已啊!!!


从此以后,我再没做过那个实验,再没碰过猪血!!!
最后说一句,不要学生物不要学生物不要学生物不要学生物,不要学生物!!


@袁飞飞


想起一次,是用兔子做实验,第一次吧,大家都挺紧张的,毕竟都没怎么杀过生。。。


六人一组,貌似是给兔子注射氯化镁(毕竟快10年了,记不太清楚了)观察反应,老师讲解后大家便忙着做准备工作,就在同学们都沉浸在思考如何下手时,第三组那边传来了尖叫声,大家一时间都往那个方向看去,原来是第三组的一个女同学发出的尖叫声。。。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为什么呢?因为她张着嘴,并且双手因为紧张握着拳头分别举在肩膀的两侧。可是这尖叫声也太长了吧,就在大家都要埋怨她有些反应过度的时候,这个女同学说:“这兔子也忒能叫了”同时伴着兔子的尖叫声。


这就是我的同学在实验课上跟兔子表演双簧的故事。


完。


@水银当水喝


这个一定要说我们系的大一的生物学实验……每一届的残念啊……
教授本意是很好的,让学生早点接触实验动物,大二大三加入实验室的时候就比较容易上手(本系大三结束前必须加实验室并完成一个课题)。


但是我们系主要的实验动物是小鼠啊!!!
而且品系是B6啊!!小黑啊!!!!小鼠界的神经病啊!!!!

特色:
1.聪明(鼠笼漏水了能自己拿饲料和垫料做个水坝,然后就这么坚持了两周)
2.运动神经发达,体力也好(连续游泳四五十分钟没什么问题)
3.神经质,动不动就咬人。
(《鼠经》C57书 1:15  "神说:只要B6的脖子还能动,它就要去咬人"  )


讲回我们的课程吧。小鼠保定虽然是最最基础的实验操作,但是这门课的画风是这样的:
1.先看影片,那些不知道抓了几年小鼠的操作人员跟抓娃娃一样保定小白,几只傻白甜任人玩弄调教(误)……
2.杰克逊实验室出身的教授拿出一笼小黑,散出一股王霸之气让它们彻底石化,接下来几分钟变成布娃娃,随便教授把玩……
3.接下来你信心满满的戴上双层手套,打开鼠笼:一个黑色的小恶魔,缩在角落里,露出尖利的门牙,紧紧盯着你,还有你的手(#゚Д゚) 
4.接下来15分钟,整个教室充满了尖叫和惨叫,人和老鼠的都有(ㅍ_ㅍ)

因为教授在上课之前会确认是否有学生真的害怕接触活鼠,那些学生可以选择用牺牲后的尸体或者布偶来简单练习。再加上两堂课之后,七成接触活鼠的学生都能学会保定操作,确实有学到技术。(毕竟它再猛也就只是一只小鼠……)这个课就一直延续下来了。

不过也一直有人建议修改:虽然让大一学生就接触活鼠保定很麻辣,但也具有危险性。而且确实还是有一些学生被这门课影响,以后宁可去做细胞或者微生物,天天熬夜洗管子也不愿意加入有小鼠的实验室。


而从我这一届开始,终于出现一些意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一代不如一代:

1.我这届,出现了一位学生戴着两层手套还被老鼠一口咬穿而且咬出血的情况。当然最后是没多大事毕竟实验鼠比人还干净而且学生也没有过敏,但是教授很紧张,之后就要求戴更厚的手套了。(哦对了那个人就是我……从此走上跟小鼠相爱相杀的四年)
2.我下一届出现一位特别怕老鼠的学生,然后不讲自己害怕……于是她抓起小黑,没抓好,小黑回头要咬她,她一声尖叫把小黑直接往空中一甩……于是本堂课第一次出现被学生活生生摔死的老鼠,这是比较严重的教学事故,所以事后教授停了一年活鼠保定。
3.到我大四的时候,重启活鼠保定,结果神tm又出事了。这次是遇到神经特别大条的学生,抓着小黑哈哈大笑到处炫耀。助教还来不及阻止,遭遇羞辱的小黑成功挣脱头部并回头咬了他一口,然后在他的惊叫松手中落地跑了……跑了……
接下来把所有学生赶出教室,两个助教+教授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这只小鼠界的蛇叔抓回来……


于是现在教授表示没意外不再教活鼠保定了,要学的自己去加实验室然后让学长姐头痛去,她受够了每年的萌新了……
"老师,其实我们学隔壁的用大鼠不就好了,比兔子还要温顺啊……"
"你掏钱养啊?我们系又没人做大鼠。而且跟你小臂一样大的一只老鼠,你第一次接触不会慌?"(ㅍ_ㅍ)


@胡说


一个学姐,比较懒,不常来实验室,但是基本上每次经过她的hood都能看见架着反应,一直很奇怪,难道她都是半夜来做实验吗?直到她毕业我才知道,原来她经常搞个瓶子随便加点溶剂,加上转子,但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她管这个叫“虚拟反应”……太tm有才了!老板看见她hood里有反应,就不会认为她不做实验啦,而且这样她不在的时候她的瓶子转子塞子热台什么的也不会被其他人顺走……从此这个学姐就变成我的偶像……(生物易构 | 更人性的生物化学试剂采购平台 -bioeg.cn-)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