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FierceBiotech发布了题为“The top 10 pharma R&D budgets in 2016”的报道,总结了2016年研发预算最高的十大制药巨头。


根据各公司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研发预算TOP10企业累计投入705亿美元,其中,罗氏公司位居榜首,研发预算为115.3亿瑞士法郎(114.2亿美元),较2015年增长高达20%。强生和诺华分列第二、第三位。


就研发预算占营收的比例而言,阿斯利康和BMS两家公司均超过了25%。但是,它们的销售额却排在制药巨头销售榜单较后的位置:阿斯利康去年的销售额为230亿美元,BMS去年的销售额仅为194亿美元。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与2015年相比,BMS去年的研发投入下降了10亿美元(16%),是十家公司中降幅最大的。阿斯利康去年的研发支出也下降了1.7%。榜单中其它公司的研发支出都增加了。


礼来公司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排在第3位,为24.7%。公司去年的研发投入为52.4亿美元,较2015年上涨9.3%。


强生公司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例最低,仅为12.6%。总研发投入为90.9亿美元,其中,70亿美元用于药物研发。去年强生的营收为719亿美元,排在十家公司之首。


此前,据医药经济报报道称,Pharma Intelligence近期公布的全球研发报告显示,2017年在研管线药物为14872个,比2016年增长8.4%,显示出良好的增长趋势。2015-2016年间,临床III期在研药物增幅为18.1%。


报告称,抗肿瘤药研发最为迅猛,其中,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以及结直肠癌在研品种最多。2017年,抗肿瘤候选药物新增669种,增长率高达16.0%。从在研药物类型来看,生物药处于高速发展时期,2017年占比已达37.8%,并且近几年有加速上升的趋势。



以下是研发投入TOP企业的部分信息:


1# 罗氏

研发预算(药物和诊断):115.3亿瑞士法郎(114.2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20%

2016年总营收:505.7亿瑞士法郎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R&D budget as percentage of revenue):22.8%

具体来说,罗氏的药物研发支出增长较大,从2015年的83亿瑞士法郎增加到了去年的101亿瑞士法郎。诊断方面的研发支出增幅较小,2016年比2015年增加了1亿瑞士法郎,共计13亿瑞士法郎。公司去年在研发方面一个关键的成功是,FDA批准了其免疫疗法Tecentriq 上市。Tecentriq也是FDA批准的首个PD-L1抗体。


2# 强生

研发预算(also includes device and consumer healthcare work):90.9亿美元(70亿美元用于药物研发)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0.5%

2016年总营收:719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12.6%(药物研发预算占营收10%)

2015年,强生表示,到2019年年底,公司希望向FDA提交10个潜在重磅药物的申请,其中一些是围绕热门的Immuno-Oncology领域。在去年10月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公司药物研发全球负责人称,强生有15个在研的Immuno-Oncology候选产品,其中,8个已经进入临床阶段。


3# 诺华

研发预算:90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0.8%

2016年总营收:485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18.5%

去年8月,诺华宣布关闭其细胞与基因疗法部门,并裁员120人的这一举动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该部分原本负责研发公司备受关注的CAR-T疗法CTL019。CTL019上个月也是收获了两个好消息,详见【9600万美元!诺华又为CAR-T疗法“花钱了”……】。


4# 辉瑞

研发预算:78.7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3%

2016年总营收:528.2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14.8%

在医药研发支出方面,辉瑞依然是最大的“玩家”之一。尽管不再位于榜首,但辉瑞依然投入了巨资来收购其它公司的在研产品。去年,公司以140亿美元收购了癌症生物技术公司Medivation以及它的重磅前列腺癌药物Xtandi (enzalutamide)。


5# 默沙东

研发预算:71.9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7.3%

2016年总营收:398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18%

默沙东去年在研发上一个重要的成功是,FDA批准其PD-1抗体Keytruda用于肺癌患者一线治疗。Keytruda去年销售额达14.02亿美元。


6# 阿斯利康

研发预算:58.9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下降1.7%

2016年总营收:230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25.6%

尽管不久前阿斯利康的Durvalumab作为第五个PD-1/PD-L1抗体获得了FDA的批准,但公司2016年的研发之路不太顺利,包括其CTLA4抗体tremelimumab在一个间皮瘤的二期临床试验失利、旗下生物研发公司MedImmune研发负责人离职等。


7# 赛诺菲

研发预算:51.7亿欧元(54.5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1.8%

2016年总营收:338.2亿欧元(356.4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15.2%

去年,赛诺菲尝试重返肿瘤药研发。目前,公司在市场上的抗癌药数量很少,并且,在最新类型的肿瘤药研发方面远远落后于其它大型制药公司。公司去年引入了曾在阿斯利康任职的免疫学专家刘勇军(Yong-Jun Liu)博士,希望进一步加强在早期研发线中的创新能力。


8# 礼来

研发预算:52.4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9.3%

2016年总营收:212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24.7%

去年,礼来花了营收的近四分之一在研发上。好消息有牛皮癣药物Taltz (ixekizumab)获得FDA批准等;坏消息有阿尔兹海默症新药Solanezumab在Ⅲ期试验中未达到临床终点。公司依然在推动抗癌药的研发,包括开发与多家公司PD-1/PD-L1抗体联合的组合疗法。


9# BMS

研发预算:49.4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下降16%

2016年总营收:194.2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25.4%

BMS公司最受关注的PD-1抗体Opdivo去年遭受的一个比较大的挫折是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III期研究失败。不过,最近AACR 2017大会上的一项报告称,Opdivo一线治疗NSCLC或有转机


10# GSK

研发预算:36.2亿英镑($ 44.9亿美元)

与2015年相比的变化:上涨1.7%

2016年总营收:278.8亿英镑(346亿美元)

研发预算占营收比例:12.9%

几年前,GSK将其大量晚期和已经进入市场的癌症“资产”转给了诺华,主要集中于疫苗和呼吸领域药物的研发。NY-ESO-1是公司处于研发后期的癌症候选药物之一。这是一种T细胞免疫疗法,目前正在多种癌症中开展1/2期研究。(生物易构 | 更人性的生物化学试剂采购平台 -bioe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