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篇有趣的博客吸引了我,《亲生的博士生,庶出的博士后》,还是关于博士生、博士后的话题。文中指出有不少人埋怨,认为合作导师对博士后不公,而对其博士生过于袒护。并提出疑问:碰到不良老板,博后该如何来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


关于作者所说的那些事实,我认为完全可能。


在清华大学期间,我与合作老师合作申请了一项自然科学基金。从基金材料的准备到撰写,基本上都是我完成。最后,基金下来了,由另一个博士生去负责完成。另外,我还写了一个国家发明专利申请材料。从撰写到答辩都是我完成。然而,第一申请人是一个学生。难道这些就能够说明合作导师对他的学生好,对我不好吗?


我觉得不是。


关于国家基金,由于我要离开清华大学,而这课题肯定需要有人继续研究,否则,将来没有办法结题。也因此,能够安排一个博士生去完成我的设想,自然是一份感恩的心。关于专利申请,的确参考了他学生的想法,同时该学生毕业,学校有硬指标考核。成果都归了我,他毕业都困难了。而且,合作老师把我放在第二,他自己则排在我后面,也能够说得过去。所以说,适当地吃亏,似乎是一个师兄应该有的大度。



博士生、博士后与“导师”是什么关系呢?


我认为博士生在导师眼中,应该如同自己子女一样。的确,“师”与“父”是平起平坐的。而博士后在导师眼中,则应该是并肩作战的兄弟关系。


我刚到清华不久,合作导师就告诉我,我们是合作关系。既然是合作关系,就不是上下级关系,而应该是兄弟朋友关系。所以,从合作导师的角度考虑这个问题,是“子女”重要,还是“兄弟”重要,就要好好掂量了。当然,“兄弟”、“子女”都是自己最亲的人,谁都重要。但考虑到“子女”是晚辈,属于学习初期,所以,通常都会让“兄弟”去照顾一下“子女”。


博士后、博士生之间发生矛盾或者说利益冲突,应该是经常发生的。根据上面的分析,合作导师更会偏向保护他的博士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保护好自己呢?


以下是我能想到的博士后“生存攻略”:



1、找课题多、人品好的合作导师


合作导师的课题多了,每一个课题都需要人手。这样,才可能避免好几个人做同一个课题。大家没有利益冲突,自然关系融洽。相反,如果合作导师学生数量很多,但是,研究方向、领域单一,这样师兄弟之间的关系就会不融洽。这时,不是师兄欺负师弟,就是师弟挤走师兄。



2、不做博士生课题相关的工作


这是我近年最大的感想。每一个博士后都经历了读博士的艰辛。他们一开始可以说什么都不懂。如果你做他们博士课题相关的工作,就少不了他们源源不断地向你问问题,这样会浪费你大量的时间。


博士生认为你是师兄,找你帮忙是应该的。合作导师认为你帮他是你们私人关系好,与他无关。然而,等博士生开始入行的时候,却发现你是他们最大的绊脚石,想方设法把你挤出他们做的领域。而合作导师首先要让自己的博士生顺利毕业,所以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你自己。



3、要有自己的研究领域


国内博士后招聘,似乎明确要求博士后合作导师不是自己的博士生导师。我认为这一条要求是非常合理的。虽然现实情况,知道很多博士后走了“偏门”,挂名合作导师不是自己的博士生导师,但是,具体工作还是跟着博士生导师。如果博士后合作导师依然是自己的博士生导师,你的所有研究工作、研究领域,合作导师一目了然。想跳出他的五指山,没门。


相反,如果合作导师是其他人,在完成合作导师要求工作的基础上,完全可以结合原来博士课题,继续做一部分自己非常感兴趣的工作。如果研究领域单一,合作导师让你把课题让给他的博士生做,那你就只有准备走人。相反,如果研究领域多,让了一个,还有很多。



4、掌握一些独有的技能


我不鼓励保守,但是,也鼓励博士后拥有某些独有的技能。物以稀为贵,如果某一项事情,所有人都能做,或者说博士后做的工作,一个本科生就能够接手,那是很悲剧的。因为,你的重要性很低,随便一个人都能够把你吃掉。


相反,如果你拥有某些特殊的能耐,即使合作导师知道大概怎么做,但是自己也做不出来,而博士生在半年内也不可能学会,那你近期就没有太多的忧患。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在不经意间合作导师让你把你会的东西都教会他的博士生,那你离开这个课题组的倒计时不久了。


或许还有很多,但是,如果做到了以上几项,无论到哪,都会是一个独树一帜、具有竞争力的博士后。最后,博士后要争取与合作导师、博士生实现共赢,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最高境界。

(生物易构 | 更人性的生物化学试剂采购平台 -bioe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