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者、开启分子生物学时代的诺贝尔奖得主詹姆斯·沃森可以说是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人物。在2014年他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成为了首个在死前就把诺贝尔奖章拍卖掉的人。


纽约时间2014年12月4日下午1时(北京时间2014年12月5日凌晨2时),在纽约克利斯蒂拍卖行,一个匿名买家通过电话以四百七十六万美元拍得了沃森的诺贝尔奖章,这也是有史以来诺贝尔奖章卖出的最高价。这个价格大大超出了沃森自己的预期,他本来以为售价会在250万美元到350万美元之间。


位于美国曼哈顿(Manhattan)的佳士得拍卖行(CHRISTIE'S)曾表示:詹姆斯·沃森的诺贝尔奖章经过数轮竞价后价格高达410万美元,高于此前250万美元至350万美元的估价。最后编号为11122的诺贝尔奖章最终以475.7万美元落槌成交,买家是通过电话参与拍卖。



早在2013,弗朗西斯·克里克的诺贝尔奖章被其家族成员卖了两百二十七万美元。弗朗西斯·克里克与沃森一同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二人还一起分享了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我本来想至少要跟克里克的价格差不多,结果却超过了他,”Watson在拍卖之后说。“我对此感到很高兴。”


与2004年去世的克里克相比,口无遮拦的沃森曝光率可高多了。2007年他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报》采访时表示,黑人没有白人聪明。这一言论很快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谴责,结果沃森被迫辞去了冷泉港实验室的职务。


沃森在接受Nature的采访时说,自己卖掉奖章的初衷是为了赎罪。他计划捐一部分钱给冷泉港,再捐一部分给爱尔兰的科克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Cork )帮助建立一所纪念数学家George Boole的研究所。“我有52%的爱尔兰血统,”沃森解释道。


他之前还曾对《金融时报》记者开玩笑似的提到,自己可能会买一幅David Hockney的画,并把它挂到自己的房间。


除了奖章之外沃森还拍卖了自己的获奖感言手稿,以及他的诺贝尔主题演讲稿。这两个稿子分别卖出了三十六万五千美元和二十四万五千美元。



在拍卖会结束之后,86岁高龄的沃森在媒体的闪光灯下慢慢走到房间前面,最后一次把诺贝尔奖章拿在手中。“那不再是你的东西了!”有人喊道。对,不过他家里还有个复制品可以把玩。

(生物易构 | 更人性的生物化学试剂采购平台 -bioe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