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已经给了良了,那我就给个中吧,重点讨论一下,呵呵,W教授的学生,哪能那么容易就给他们过,就这么定了。”


如果不是我师兄的录音,我到现在都很难想象这是我在毕业答辩时答辩主席的原话。研三毕业的答辩可以说是我这辈子最后一场也是最重要的考试,在答辩结束的时候,我们所有的答辩团队成员都觉得十拿九稳,虽说被自己导师的“对头”针对,但是我们都平稳度过了,没想到最后却是我们自以为威胁最不大,看似是学校最中立、也是我们此次毕业答辩的答辩主席的L教授给了我们最后一击。


在把L教授所有亲戚问候个遍之后,我无奈的接受了这个荒唐的现实,我们自认为我们在毕业答辩时的十拿九稳,最后成了一无所有。


我是就读于国家某重点211高校里的生工学院的研究生,在入校之前就被自己的师兄、师姐叮嘱过,学院内各大“派系”的斗争一定要注意,在你知道自己的导师是谁后一定要知道他所在的“派系”和他们“派系”最主要的对头是哪些人,万一你在哪方面没注意得罪了他们,那你的科研之路可以提早结束了。


一开始我不以为然,觉得在接下来的生活里应该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每个人为了自己的课题和未来努力,偶尔和导师和前辈之间的谈笑风生还能了解和学习到很多课堂以外的东西...


我是知道到了很多课堂以外的东西,我知道了在一个总人数不到600人的学院里存在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由不同教授为首的“派系”;我也知道了不同“派系”间的斗争和利益冲突几乎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以现任校长为首所带起来的“派系”最厉害,称之为“嫡系”,每年掌握着庞大的经费,控制着价值上亿的科研资源,手里流通的都是千万级别的项目,最大的对手是“本帮”;“本帮”是我们学院最大的派系,由一群建校初长老级别的教授和老师组成,因为历史悠久,再加之对本地和附近地区的干部、领导、企业关系熟络,每年也有不少的现金流水走他们的账上流过,掌握着可以与“嫡系”相媲美的科研资源和项目,而我的导师W教授就是这个“派系”里一个说的上话的一位,最近因为一些生意上的合作冲突,“嫡系”和“本帮”之间的冲突不断,甚至在我们学校一年一度的学术大会上,公然对骂。


我师兄是一个延毕了近一年的“老学长”,他导师所属的“派系”是一个从“本帮”脱离出来的一个派系,据说当时是因为“本帮”派系里的一个教授和女学生流传出不正当的关系,还有几个副教授在某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被查出疑似抄袭迹象,被认定为“学术不端”,导致当时“本帮”派系的头头Y教授觉得对自己的发展不利,几个教授被驱逐出“本帮”;不甘心的几位教授自立门户,仗着自己在科研领域的余威和自己的人脉关系,发展成了自己的利益群体,我们私底下叫他们“老干部派”。


今年和我一组的师兄原来是“老干部派”其中一个教授门下的学生,师兄在去年的答辩时因为和答辩老师们针锋相对,而当时的答辩老师里就有三个“本帮”派系的老教授,直接以“两个良,三个中”的成绩被判定为延毕,连重点讨论的机会都没有。师兄打电话找自己的导师求助,没想到导师破口大骂,骂师兄不带脑子,更是脏字不断的把那群答辩的老师问候了个遍,最后甩给我师兄一句“你别指望我在这个事情上帮你”。师兄不甘心,通过内部关系换到了我导师W教授的门下,成为“本帮”派系的学生,祈求能够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在毕业时不会再成为“利益的牺牲品”,意想不到的是,今年答辩团由和“本帮”冲突不断的“嫡系”的一帮老教授组成,苍天无眼,弄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在答辩结束的时候,师兄故意留了一个心眼,将手机开到录音模式,故意留在了答辩教室,于是开头的那段话被一字不落的录了下来。


师兄把录音让我听的时候我气得都在颤抖,我承认我们答辩团队不是最优秀的,但是我敢保证我们做的毕业答辩课题放在任何一个正常的专业人的眼里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师兄知道是这个结果的时候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师兄的工作已经找好了,有个相处了两年的女朋友,准备等工作弄好就结婚,现在出了这么一个事,他只说了四个字“无言以对”。


我打了电话给我导师,反应了这个情况,我导师沉默了几分钟,说道:“这个事你知道的,学院内部斗争那么厉害,导师也不方便帮不了你啊,你自己先把他挑你的刺解决好,实在不行的话只能延毕,这样吧,你后面想去哪工作,我可以帮你安排...


我不知道我作为一个学生是哪里做的不够好还是怎么样,我不像学院里的一些前辈一样去巴结去奉承,最后成为了各大派系的一份子;我也不是那种不学无术混日子的,我兢兢业业做好了所有我做为研究生应该做的一切,即使我导师一个月只给我200块我私下里还是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老板”。在我觉得我对得起我想要的那张硕士文凭想要毕业的时候却在不经意间成了学院内部利益斗争的牺牲品。


我不懂,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一切会变成这样,难道之前那种“老师谆谆教导,学生勤勤恳恳”的科研环境只存在于故事里吗?


我想我应该没有错,是这个过于强调利益和情商的世界将了我一军。



特别声明:本文为Science科学前沿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本文内容所有人物名称均为化名,切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